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体育彩票 >第358章 大战的理由

第358章 大战的理由

夜子冥抓着白小洛的手更加紧了,而隧道的吸力把白小洛又隧道里拉入了几分,夜子冥和白爸白妈因为拉着白小洛,手臂也跟着被卷入了隧道。

“夜子冥,爸妈,你们快松手,再不松手,你们也会被卷进来的。”

白小洛着急的喊着,这隧道卷回去可不是回到人界那么简单,可能就整个人在隧道里迷失了,她绝对不能让他们都出事。

夜子冥脸色一沉,绝对不能让小洛的爸妈出事,他空出一只手,把白爸白妈带到了一边,随即转身又狠狠的抓住白小洛的手,说什么也不放开,嘴里坚决道,“我不会放弃的,死也不会放弃。”

“夜子冥,你这是何苦。”白小洛眼眶湿润起来,这男人,怎么遇上她之后就越来越傻了呢。

“我们好不容易在一起,我不可能再放手了,你知道吗?这些你离开的日子,我已经茶不思饭不想,整个人都在后悔当初为什么要放开你的手让你走,你现在,是想让我后悔一辈子吗?我告诉你,不可能。”

夜子冥控诉着这些天她离开的日子,他是有多么的思念她,他是有多么的空虚寂寞,他是有多么的想她……

所以这次,说什么他也不会松手了。

“夜子冥。”白小洛再也忍不住,眼泪哗哗的往下掉,这个傻男人,怎能让她不感动,不相许终身。

而夜子冥以为白小洛是被隧道挤压的疼的哭了,顿时心疼成了一片,“哪怕死,我这次也要和你在一起。”

“……”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那儿磨磨唧唧的,夜子冥,内力的方法似乎行不通,你快想想办法,我快支持不住了。”

其实冷斯言刚才就已经快支持不住了,源源不断的输入内力已经耗费了他太多的精力,若是平时他定不会这么拼了命的浪费内力,他支持到现在主要是不想白小洛出事。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人,而他心里的那个人此刻正受着煎熬和痛苦,他又怎么能够做到袖手旁观呢?

夜子冥转头看着一边在不断催动内力的冷斯言,神情复杂,他接下来说的要求,如果冷斯言答应了,而他们也成功了,那他可差他好大的一个人情,如果他不愿意,他也不会强求,那是他和小洛的宿命,强求不来。

他思考再三后开口,“冷斯言,我们拿出内丹试一下吧,这是唯一的办法了,如果成功了,什么都好,如果不成功,那我会和小洛一起消失,整个妖界,就交给你了。”

“好!”冷斯言想也不想的便答应了。

内丹是妖族最重要的东西,相当于人的心脏新万博官网是中国第一中文分类游戏网站,涵盖电子游戏、娱乐城游戏、体育竞猜等分类游戏,万博体育APP满足您不同的游戏需求。万博体育APP同时也是您最好的免费游戏网站。,人没了心脏活不了,而作为妖,没了内丹也活不了。

每个妖的内丹都是经过上百年或者上千年的修炼,修炼过程也是极其痛苦和枯燥的,不是相当重要,他们都不会拿出自己的内丹。

而现在,既然是白小洛要用,他冷斯言自然是义不容辞,所以当夜子冥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他想也没想便答应了,只因白小洛对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

“夜子冥,冷斯言,你们……”白小洛想开口阻止,他们没有必要为了她,而做出有可能伤害到他们自己的事情,那样她会心理不安的。

“不必说了,我已经决定了,开始吧。”

夜子冥挥手制止白小洛接下来的话,他目光坚定的看着白小洛。

他已经下定了决心,是不会轻易改变的,他要赌一把。

冷斯言什么也没说,只是默认的点了点头,算是答应这个提议,随即开口,“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用力,用内力催动内丹,把小洛从隧道中拉出来。”

“嗯……”夜子冥点头,随即默默的催动了内丹。

“一……”

“二……”

“三……”随着第三声停止,一道白光从隧道口倾泻而出,逐渐消失,而洞口也在白光消失的那一刻消失不见,一点痕迹都没有,彷佛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众人都愣了一下,唯独夜子冥反应过来,四下张望,寻找白小洛的声音,随即便听见白小洛一声惊呼,寻找的目光最后锁定在白小洛身上。

直到这一刻,夜子冥才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还好,她回来了!

放松的心情才只是一会儿工夫,白小洛便一声闷哼,顿时让众人又紧张了起来。

“小洛小洛,你怎么了?”离白小洛最近的冷斯言一阵着急,是不是刚才在隧道里把身上哪儿挤坏了?

冷斯言担心的上下其手,美其名为验伤,却不知道这一举动带来的负面影响。

这一举动彻底激怒了一边的夜子冥,看着冷斯言再次伸向白小洛的手,夜子冥一个闪身,快速的把白小洛带离至自己身边,眼神不悦的看着冷斯言。

冷声道,“冷兄,我的女人,不需要别的男人来关心,我自有分寸。”

冷斯言的手有片刻的僵硬,但随即便恢复正常,他挑衅的看着一脸占有姿态的夜子冥,唇角微勾,坏笑道,“夜兄,这花无百日红,这小洛将来是谁的女人还说不定呢。”

“哼,那你就试试!”

夜子冥冷哼,周遭空气都跟着下降,两个男人的眼神就在空气中大战了三百多个回合,直到最后,白小洛的一声轻哼。

“好痛啊。”

“小洛,你哪儿痛?”两个男人同时关切的问着皱着眉头的白小洛,一脸担忧。

“脚啊,你们俩压着我的脚了。”白小洛痛苦的看着旁边的两个男人,不满的的嘟着嘴控诉。

这俩家伙,从刚才就一直踩着她的脚,真是太过分了。

夜子冥和冷斯言低头,果真见双方各踩着白小洛一只脚,顿时尴尬的挪开……

“……”白小洛不满的看了眼这俩男人,心里暗骂,这俩白痴的男人啊,有啥好争的,现在赶快回去才是王道吧,她都快饿死了。

“小洛,你既然已经平安回来,那我就可以安心的回去了,有时间我会来找你玩的。”

冷斯言觉得事情也办的差不多了,识相的告辞,自己再留下来也没啥意思,刚才之所以说那些话,也只是看不惯夜子冥的傲慢。

这次去人界,也算是自己对白小洛的告别仪式了,以后真的就只是朋友,一生一世不离不弃的朋友,能有一个时常见她的理由,真好!

想到这里,冷斯言弯唇浅笑,像是想到了什么美好的事情,而一旁的夜子冥看见冷斯言浅笑的样子,顿时火从中烧,恨不得拍死他。

“慢走不送!”夜子冥巴不得这小子赶快走,别老在他跟前晃悠,他看了就烦,每次看见他笑,他就觉得他又想到了什么馊主意要来骗走他的傻老婆。

“放心,我一定会再回来的。”冷斯言轻笑,故意惹火夜子冥。

这边的白小洛翻了翻白眼,这俩男人真是幼稚,整天一碰到就斗嘴,比女孩子还难伺候啊。

刚准备阻止他俩再继续掐下去,朱雀便突然现身跪在了众人跟前。

“妖王!”朱雀脸上一脸紧张。

夜子冥见到朱雀,心中有不好的预感,脸色一沉,和刚才的幼稚判若两人。

虽然心中已经料到了几分,但还是对着朱雀沉声问道,“什么事情?”

朱雀冲着夜子冥恭敬行礼,随即焦急道,“妖王,十万火急军情,神界已经突破妖王布置的第一层阵法,恐怕再过不久,第二层阵法也将被破解,还请妖王速速赶回战场指挥作战。”

本来妖王的阵法是无人能破的,神界太子舒歌,用了千万种方法也没能打开,直到刚才,阵法似乎比平时弱了一层,舒歌等人又倾尽全力,居然真的就突破了妖王的阵法。

因为突破第一层阵法,舒歌用了太多的功力,所以放弃了继续攻打第二层阵法的想法,她这才找到缝隙,来告诉妖王,前线的情况。

第二层阵法只是片刻的安全,朱雀知道,只要舒歌一旦恢复法力,必然继续攻打第二层阵法,第二层阵法一破,妖界就岌岌可危了。

她这才急匆匆的来请回妖王,一起商量对策,她知道,这世间,也就只有妖王,能够与神界太子舒歌一分伯仲了。

“好!”夜子冥点头,表示知道了。

他其实早在刚才取出内丹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第一层阵法不保了,阵法之所以坚韧不破,是和他的内丹有密切关系的。

他用内丹才造成了那个阵法,而刚才,他拿内丹救出小洛,阵法上的内丹法力自然就弱了许多,舒歌在这个时候攻进来,也无可厚非。

如果是他,他也会这么做!

而一旁的冷斯言也因为这件事顿住了脚步,妖界和神界大战?他怎么能够走!

“你说什么?神界和妖界开战?”一旁的白小洛像是听到了什么奇闻异事般,惊讶的张大了嘴,不可置信道。

她离开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神界为什么和妖界在大战?

大战的理由又是什么呢?

谁下令展开战争的?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