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体育 >第八十七章 再见萧离

第八十七章 再见萧离

相府。沐瑾不停地给月初布菜。

说也奇怪,那些菜格外对月初的胃口。

“烟儿,这三年你都到哪里去了?”

月初扒着饭:“都说了,你认错人了。我不是烟儿。”

沐瑾慈爱笑道:“傻孩子,你可是爹爹的孩子啊。爹爹怎么会认错你呢。”

七夜道:“敢问相爷为何要说是自己月姬的父亲,难不成月姬和令千金长得有些相似?”

沐瑾叹息:“容颜自是不同,眼睛却一模一样。我是不会认错的。是爹爹不好,让你受苦了。不过不要怕,回了家所有的苦难都过去了。”

沐瑾的怜惜温情让月初心中一暖,眼睛有些酸涩。她在孤儿院长大,养成了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性格,其实心里还是很羡慕那些有父母的孩子。

沐瑾的关心让她有一种恍惚,似乎眼前这个温雅的男人真是她的父亲。

突然一仆人佝偻着腰,来报:“相爷,贵妃娘娘回来了。”

月初有些震惊。贵妃娘娘,不就是雨儿。难道她还没死?然而更震惊的还在后头,因为萧离也出现了,和沐雨纾一起回来的。万博国际是亚洲最受欢迎在线**网,万博国际官网的游戏种类齐全,游戏流畅简洁,安全稳定,并支持手机app,让你随时体验游戏,方便快捷,优惠多,力度大

想起萧离那销魂的样子,月初的头皮就一阵发麻,低头扒饭,努力不去看萧离。

“参拜父亲大人。”

沐雨纾一副寻常女子的装扮朝沐瑾福了福身。

“苏南知府上报,贵妃娘娘失踪了,帝京上下皆以为娘娘遭遇不测,却不曾想娘娘平安回来了。只是娘娘回帝京理应回皇宫才是,如何回相府了,于理不合啊。”

沐瑾薄凉的就如陌生人一般。这和他刚才的慈父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相比于月初的惊讶。沐雨纾则是已经习惯了。从小到大父亲对她而言就是一个冰冷的名称。然而,沐瑾的一句句娘娘依旧让她难过。

“回父亲大人的话,雨纾离家数月记挂父母故而自作主张先行归家。皇上那里若是怪罪的话,雨纾愿一人承担。”

沐瑾瞥了萧离一眼,问沐雨纾,“如何带一个男子回家?自小的女戒都白读了吗?”

“雨纾身为女子孤身上路,实为不妥,若非阿离相伴,恐难至家。”

阿离?沐瑾眼里泛起了一丝波澜。“如此,命账房取些银两答谢这位公子,莫要耽误公子回程。”

面对沐瑾的逐客令,沐雨纾道:“父亲大人,阿离的家离帝京路途遥远,雨纾想留他在相府中住些日子。”

“汝身为皇妇应知避嫌,留男子在府中居住此乃为何?”

萧离本来对沐瑾就没有好感,一句皇妇更是让萧离浑身杀气萦绕。

根据月初对萧离深度的了解,他这是要发飙了!

“咳咳,那个啥,”原谅月初,那个爹字她真的喊不出口。“雨儿好不容易回家,你就留她和那个吊死离在家住几天嘛。”

沐雨纾看着月初惊讶道:“你怎么在这儿?”

月初无语。什么眼神,她那么大只生物都看不到。就算看不到她,七夜总能看到吧。居然直接被屏蔽了。

不等月初回答,我在你家蹭饭。沐瑾就有些不悦道:“贵妃娘娘何意,相府是烟儿的家,她如何不能在了?”

“烟儿?”沐雨纾道:万博国际是亚洲最受欢迎在线**网,万博国际官网的游戏种类齐全,游戏流畅简洁,安全稳定,并支持手机app,让你随时体验游戏,方便快捷,优惠多,力度大“她怎么会是烟儿,她是月牙儿。”

“娘娘莫不是以为本相老糊涂了,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认得?”

“不不是……”

看沐雨纾委屈,月初心里大呼罪过。这不能怪她啊,是沐瑾认错了人。

“那个宰相大人啊,我虽然有五个名字,但我从来都不叫烟儿啊。您老人家真的认错人了。饭呢,我吃饱了,谢谢你的款待,我走了啊,不送。”言罢,朝七夜招了招手。“快走。”

沐瑾喝道:“站住!”

月初背脊一僵,丫的,不会翻脸要饭钱吧,低声问七夜:“你出门有没有带钱?”

七夜含笑:“都被你用光了。”

月初一脸苦逼:“完了,我们估计得在这儿当洗碗工了。只希望离垢能早些发现我们没有回去,拿着钱来给我们赎身。”

听到月初和七夜的对话,沐瑾又是难过又是好笑。烟儿不知到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才会性情大变以至于心智都有点低下。“居然说爹爹老!简直不孝!”

月初:“……”吓死宝宝了。大爷能不能别一惊一乍的啊。

“我真的要走了。”

万博国际是亚洲最受欢迎在线**网,万博国际官网的游戏种类齐全,游戏流畅简洁,安全稳定,并支持手机app,让你随时体验游戏,方便快捷,优惠多,力度大

沐瑾道:“这里就是你的家,你要走哪儿去?”

“月重宫啊,我就住在月重宫的。如果你想看我,就来月重宫看我吧。”

“烟儿,不要走,爹爹已经失去了你三年,不能再失去你了。”

沐瑾的声音带着恳求。

月初于心有些不忍。“可可是月重宫……”

知月初已经松口,沐瑾含笑道:“月重宫那里不要担心,爹爹会让你管家伯伯去说的。你先在家呆上一段日子,如果真的想念月重宫,爹爹会亲自送你回去。”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份上,她还能说什么,拒绝也太不尽人情了。“好吧”

沐雨纾看着沐瑾对月初的好,心里不由难过。虽然她知道那不是对月初本人,而是对烟儿的。但是若有朝一日,父亲也能那样对自己,她该是如何都知足了。

“相爷,皇上请相爷进宫有要事相商。”

沐瑾对那仆人道:“好好伺候小小姐,另外派人告诉管家让他到月重宫知会一声,就说小小姐在家,先不回月重宫去了。”

言罢,又对月初慈爱道:“这里就是你的家不要拘束。爹爹去去便回。”

月初回答:“哦,你走吧。”

沐瑾走后,沐雨纾问月初:“你们不是在泉水村吗,如何又到帝京来了?你还变成了烟儿?”

月初很不爽地瞥了萧离一眼,“我们为什么会离开泉水村,你要问他做了什么好事?”

沐雨纾看向萧离,“阿离,月牙儿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她对我有很深的成见罢了。”

“什么成见,那分明就是事实,敢做不敢当,你到底是不是男的?”

沐雨纾难过地看向萧离,“你们……”剩下的意思不言而喻。

见沐雨纾误会了,月初忙道:“你别瞎想,我可没有你那么重口味。”

沐雨纾心里松了一口气,“那你怎么就成了烟儿?”

“你当我想啊。我和七夜在大街上逛街,你老爹突然就出现了非要说我是他的女儿,叫什么烟儿。怎么,我和那个烟儿长得很像吗?”

沐雨纾摇头,“你和烟儿不仅长得一点都不像就连性格都是天地之隔。”

额,这句话好耳熟啊。“那既然这样,你爹为什么会把我当成烟儿?”

“不知道。烟儿三年前就失踪了。大家私下都在传她已经死了。父亲大人他想必是伤心过度才会把你错当成烟儿的。”

额,这个理由好牵强。“那你呢,和萧离和好了?你们和好就和好嘛,为什么不远走高飞,回帝京干嘛?看你爹的样子就很不喜欢萧离呢。”

“是这样的,你还记得我曾今跟你说过的书信吗?我和阿离……”

沐雨纾把事情的原委简单地告诉了给了月初。

月初正要说话,一个面容冷峻的中年男子就走了进来,朝沐雨纾作了一个揖。

“小人拜见贵妃娘娘”

“谢管家不必多礼。”

萧离眼中一抹嗜血的冰冷,压制不住心中的恨意。眼前的中年男子就是让绿娆挑拨离间、买凶害他的人。

中年男子打量着萧离。相爷派人叮嘱要小心大厅里的书生。看来果真有些来者不善。不过就是再不善,他谢安也不怕。

中年男子把目光转到月初身上,“你就是小小姐?”

月初不知该怎么回答。

“相爷说是应该就不会认错人。”

中年男子的语气变得有些柔和。“小小姐,请随我来吧。”

“去哪儿?”

“去你的住处,云水阁。”

七夜道:“你就是管家吧。刚才相爷说了要管家去月重宫传话。管家这么快就回来了?”

中年男子看着七夜,心道此人好缜密的心思。

“小人适才听下人说小小姐回来了,就先赶来看看。至于月重宫,把小小姐安顿好了,再去也不迟。小小姐,请吧。”

七夜心道。此事不简单。怕又是一趟浑水。得小心才是。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